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围产医学研究中心驻华联络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46岁女会计师赴俄罗斯试管婴儿求子自怀成功,她本想来莫斯科找代妈给自己生孩子,最终却自己给自己当上了“代妈”
最后更新:2022-11-23  作者:佚名   浏览:587次

就是昨天,与俄罗斯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医学研究中心合作的代怀孕机构给坚守在莫斯科一酒店待孕的46岁中年会计师江女士夫妇发来喜报:成功着床,胚胎发育良好。再养一个月就可以回家了。历时四年多的试管婴儿之路,终究看到了曙光。

 

试管婴儿胚胎移植

 

江女士其实在四年前就找到我们俄罗斯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医学研究中心驻华机构天德海外,并第一次登门拜访了。江女士当时42年,据她自己介绍说她是北京一家金融公司华南区财税事业部执行官。收入可观,一直忙于事业,怠慢了婚姻,最后是39岁这年找了个二婚丈夫结婚。丈夫原籍山东人,后在北京读博后落户的北京,丈夫头婚有一女儿,已经上初中,丈夫称想要再婚生一儿子,但这婚后这几年丈夫对这要二胎儿子也不是很上心,似要非要的。也许是两人由于都是高知,企业高层,时常出境出差。很多时候聚小离多,也许是丈夫已孩子,对再生孩子愿望也不是特别强烈,所以婚后三年来,江女士的肚子一直不见动静,年过四旬后,江女士也慢慢着急起来,期间也看过医生,结果大毛病没有,小问题一堆一堆的,她就没有引起注意,实际上应该注意的,生育障碍很多时候就是某些不起眼的小节目所致,就如拜访当天,我们就注意到一个细节:上衣穿个紧身小夹克,把中性女性壮实的身材裹得看似很性感,因为腰也有些粗,感觉小夹克的扣子都可能随时给崩掉,下身穿个齐膝针织喇叭裙。前凸后翘,说话时一伸出手,白净10根纤指的指甲上涂满了绿料指甲油,很是出彩,看起很漂亮气质很商务,实际很不健康:女性,腰圆胸厚,不是什么好事,这是典型中年气虚,湿气浸体的表现,另外指甲是肝脏的窗户,常涂指甲油肝脏得不到“呼吸”,人容易心浮气躁,还易长肿瘤,至于这个秋冬季了还穿裙子除了那些爱臭美的二十郎当岁的年轻小姑娘,精气神旺盛。中年女性如果如此穿着,寒从底边生,宫塞是“早晚”的事。顺利怀孕是“中午”的事。所以婚后这些年一直没能正常怀上,估计即使怀过,但这对于这些职场强人,一心顾事业的人,受精卵生化了都不自知。不这么就开始寻求各种求子门道了。

 

当时我们看她的相关检查单,其中FSH已经58超标了,一般以5~40mIU/ml作为正常值;FSH 是22还算合格,这个数值对她这个年龄也算是奇观了——她算是身体很好的了,当然也濒临红线。那次访谈时她直截了当问我们还能自孕自怀成功吗,我们当时还不能绝对肯定回复她,虽然我们当对她的身体条件很看好,但42岁的年龄自怀如果在没有充足医学科技作后盾的情况下,变数很多,风险是很大的。我们当时建议她代怀。后来她们听到我们的代怀费用后断然拒绝了,因为她说她有很多搞医学的朋友也说她的情况还不错,可以自怀,并且国内的费用也就3-5万块,你们怎么就五六十万。俄罗斯试管婴儿费用也要10几万的,你们翻倍的“乱”定价好吗?然后她说回去考虑一下就走了,其实就是对我们不太满意,估计不是嫌价高而是看不上也看不懂我们的业务模式与定价标准。我们对此当然是立场坚定的,很清楚我们自己在做什么。我们见过太多这类人群了,高知高收入,自以为见多识广,藐视一切。其实,这世上往往是你不知的事物比你知道的多得多——你多大的见识在衰老与疾病面前什么都不是,比如癌症可以送走平民百姓,也可以送走国家总统。我们没有做太多解释,我们只告诉她我们赴俄罗斯求子的客户,基本所有人都能抱娃回国,这是硬道理也是核心竟争力。科技是无价的。随后就欢颜送客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因为她八成还会回来,我们这点很自信。

 

四年后,她果真回来了。在国内做了两次半试管婴儿,均无功而返,为什么是半次呢,这第三次在促排阶段就放弃了,小腹折腾这几次,已经胀疼得不行了。并且最近夫妻俩为生育问题闹离婚,她的状态非常差,所以她也不知是疼经还是促排反应过激疼,每夜觉都睡不好,最近头发一把一把的掉,所以这次还没取卵,她都有预感卵子质量不好,之前两次每次都只能促排三五枚,最终也没成功。所以这次也不想浪费钱了。江女士再次到访天德海外机构时,她自己主动提出要直接代怀孕,不想再折腾了。这时我们也顺着她的思绪与要求答应她可以代怀孕,并安抚她说您找我们是很幸运的,成功抱娃是很有希望。然后我们要求她先回家休息一个月,第二个月再赴三甲医院做个周全的生殖系统检查给我们送过来。我们再谈合作的事。

 

后来我们收到了她的检查单后,我们初步看了一下,我的天呐,AMH值只有0.04了,再加上高FSH高LH,卵巢功能衰竭已十分肯定,并且很严重,我们对这个结果,一时都不知道如何给她回信,初判没有可能了,将检查单发到俄罗斯试管婴儿医院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医学研究中心,生殖医生的回复是,过来再复查一下,只有一两枚卵子质量适中,我们都可培育一下,都可以让她成功妊娠。这对夫妇算是我们接待最难堪的一对,我们不能去说服赴俄复查与尝试。因为机会不多,费用却不少。我们最终将客观事实跟他摊牌,让她自己选择。

最终江女士这次可能也开始醒悟了,她决定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作最后一搏。一个月前带着全家的期望,冒着疫情风险赶赴莫斯科,在工作人员的安排下,到莫斯科住了一周酒店后(疫情管控),才排上医院的检查。检查结果工作人员说是第二天就可以出来,但生殖医生当天晚上就给回信了。通过工作人员翻译,说出一个好消息,也说出了一个坏消息:卵巢几乎完成枯竭了,不过子宫功能还尚存,依目前的数据看,借卵自怀是个出路。你是早来两年就好了。这个消息这个案例是我们助孕机构近年来最难为情也是最戏剧性的一个特例。

 

江女士一个人去的莫斯科,我们担心她想不开,特意安排了一个女性工作人员住隔壁酒店陪着她。经过两天思想斗争。她接受了命运的最后恩惠,她要做妈妈,哪怕感受一次也值的,她告诉我们工作人员说可以借卵自怀,我们俄罗斯DY代怀孕公司的工作人员都很感动,她本想来莫斯科找代妈给自己生孩子,最终却是自己相当于给自己当上了“代妈”。让人唏嘘不已。随后莫斯科本土DY公司开始着手与医院联洛开始找到合适的卵子。准备移植。

 

上周三,在俄罗斯库拉科夫医院自营的精卵银行选到一枚南亚人的茁壮卵子进行了自精供卵自怀型的胚胎移植。随后一切顺利

 

试管婴儿胚胎移植

 

就是昨天,与俄罗斯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医学研究中心合作的代怀孕机构给坚守在莫斯科一酒店待孕的这位46岁中年会计师江女士夫妇发来喜报:成功着床,胚胎发育良好。再养一个月就可以回家了。听到此消息,江女士一家充满了喜悦与期待。历时四年多试管婴儿求子之路,终究以自己亲赴俄罗斯自己为自己当了次“代妈”后成功自怀而终结。这也算是个不幸中的万幸。至少给了丈夫给一个交代,婚姻保住了。自己也将经历了一次10月怀胎的人生历程。生命沉淀了价值。人生呐,说不清道不白,也许是上天的安排,也许这就是命吧。

医院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