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彼得洛夫孕产与生殖医学中心驻华联络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代怀亲历者:未经他人苦,莫劝人向善,可怜天下父母心。
最后更新:2021-02-02  作者:佚名   浏览:485次

什么是幸福?

幸福可以很简单,范伟主演的电影<<求求你表扬我>>里面的台词:“幸福就是我饿了,看别人手里拿个肉包子,那他就比我幸福;我冷了,看别人穿了一件厚棉袄,他就比我幸福;我想上mao房,就一个坑,你蹲那了,你就比我幸福。”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个传统的观念问题,在这个现代生殖医学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特别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在世界范围内的广泛应用,解决生育后代问题能力已经不是太难的问题了,科技辅助生殖的发展,在给很多家庭带来孩子欢笑声的同时,也引发了一系列道德伦理和法律监管问题。代怀孕是近年来被关注最多,争议最大的话题。

 

虽然郑爽事件现正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对于社会上比较敏感的代怀孕现象,作为旁观者、局外人,你可能可以随意评头论足,但一旦这是落到你自己头上,可能你会有太多的无奈了吧,让我们从多维度一起来听听海外试管婴儿服务机构与求子需求对象的生活愿望与焦虑吧。

 

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亲历者:“所有朋友都反对我代孕”

 

我结过婚,形婚,为了要孩子。但是结婚之后,形婚对象找我借了2万块钱,就失踪了。

 

我找了她两年,2019年才找到,钱是没要回来,不过好在离婚了,从一场糟糕的形婚中解放了。于是我觉得形婚是注定会被诅咒的事情,它不可能得到祝福。仍然想要孩子的我,决定找代怀孕。

 

 

这一点,受到所有亲人与很多朋友的反对,朋友们都不支持我找代孕。她们大多数是为人母的85后,倒不是觉得侵犯人权什么的,他们一致认为不管形婚好歹是个婚姻是个家,代怀就是一个人的的游戏……我也是对他们的传统观念很无语,我是知道他们都是为了我好的,觉得生养孩子太累,孩子自己也太难了。他们一直劝我,自己难,社会不支持,你又不是金星。但我想说未经他人苦,莫劝人向善。我从新闻中了解到,2018年,有一名叫张艾艾(化名)67岁老妇,晚年因车祸失了唯一的儿子,在漫漫的失独岁月里,那份沉重的思念,让她鼓起勇气赶赴台湾,要求通过试管婴儿手术再度求子,结果成功怀上了双胞胎,成为中国最高龄产妇。还有在我们好的“基友求子群”中有一位女士生出一胎孩子是个聋哑人,十年之后,单亲家庭的她也是鼓起勇气想通过试管婴儿代怀要个二胎,原因就是希望生个二胎弟弟或妹妹,未来在自己离开人世后还能留下有个亲人照顾他……可怜天下父母心呀!所以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就想拥有当父母的权利,这不可以吗?

 

 

莫言有一本小说叫《蛙》,里面就有“代孕”情节,我读完之后就感觉“中国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后来才发现太天真了。国内的代怀孕产业链不仅不合法,而且价格比有些海外代孕还要贵,还没有任何法律保障,所以只能去国外。

 

我找了好几家试管婴儿代怀中介公司咨询,但要么太贵,要么就把代孕当作一桩买卖,完全没有同理心,不站在我的立场思考问题,这让我觉得不舒服:你不能总是跟我打广告吧?你总不能老是看钱,出了问题就推得一干二净吧?

 

后来刷小软件,我加了一个自称海外试管婴儿代孕中介的人。但两人通常都聊一些有的没的,算是相互试探——毕竟去东欧做代孕,全部下来差不多40万,这对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必须要找个信得过的人才行。在接下来的近半年里网络考察与比对,我终于找到一家格鲁吉亚试管婴儿医院的机构,很戏剧性是的,这家格鲁吉亚试管婴儿医院还是在身边一位做俄罗斯试管婴儿推荐的,她没有推荐俄罗斯试管婴儿医院,而是推的是格鲁吉亚,因为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代怀求子确实便宜一些,对于目前单身工薪阶层的我,40万与60万(俄罗斯试管婴儿代怀费用)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并且对我生活有影响。当然他推荐的这家医院他感觉还比较靠谱的,据朋友说他们俄罗斯试管婴儿医院与格鲁吉亚试管婴儿医院有精卵交换之类的业务往来,应该也差不太多吧。即使我是知道格鲁吉亚试管婴儿技术相对于俄罗斯试管婴儿技术在成功率上还是有待提高的。

 

我的海外代孕之路目前还未走完,但有一些非常想说的话。要孩子是自己的事,没必要听别人的评判和价值观。我们认为试管婴儿中介机构在合法会规的尺度为难孕群体提供辅助生殖助孕服务是一种造福行为。送人子女,无量功德!

 

 

 

 

我觉得李银河的那个微博问答挺好的,“女性用自己的身体生育也是一种生产,只要不是被强迫的就没有问题”。代孕就是个经济行为,你有需求我有供应,因为“需求刺激市场”,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只要是自己从商做过生意的都能懂这句话的。

 

 

李银河在微博上回复有关“代孕”的疑问

 

虽然我知道赚钱的天花板和年龄直接相关。职场35岁真的是个坎,学历再好,简历再漂亮都很难受。我现在也很焦虑自己的年龄:37岁的我近两年正在跨这个坎,孩子到了学龄时我差不多都40岁。

不过,我认为我是一个有事业心的人,我觉得事业上的成就感都是别人给你的”,但生孩子的成功感是自己给的。既然我已经过了事业上的黄金期,那么在未来的另一段人生征程上,我要做自己的主人,我要自己给自己成就感 ——我要生孩子了。现在我已经开始琢磨找一个适合自己、能养孩子的城市了。但那时候找什么工作,去哪座城市,赚多少钱,我还没想好。

 

之前有跟一个有经验的基友聊过代怀孕,对方问我:“你为什么去东欧不去泰国呢?这个时候省钱,以后不知道得多花多少钱呢?”其实泰国代孕已经不合法了,现在还有人去泰国,要的就是个亚洲人血统而已,据说泰国代孕价格比东欧贵约20万元人民币,实际是相反的,比如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代则比泰国的还少三分之一,俄罗斯试管婴儿代妈费用和泰国试管婴儿代怀费用还高出一点点,不过俄罗斯试管婴儿技术发展很成熟,试管婴儿成功率可高达70%以上,成功抱娃是很有保障的。

 

再说说试管婴儿基因,或说“血统”,孩子的血统确实能为孩子和自己往后生活带来很多方便,比如很没人会怀疑你出轨之类的。代怀孕也隐瞒了很多社会关系,包括亲人机构、婚姻状况,他们会对外宣称自己是结婚后离婚或非婚生子。一步瞒,步步瞒,挺累的。我不想这么累,我想活得真实点

 

但对我来说,只要孩子安全出生,以后茁壮成长就行了。有条件的话当然是亚裔好,如果没有,东欧基因又有什么问题,都是自己孩子,并且东欧亚裔卵子比当地人要贵12000美元。

 

对于同是患难姐妹的未育基友间的共享交流,所谓“基友互助”最后变成了明里暗里的“比拼”,既没意思,也没必要,反而觉得做过妈妈的人会给我一些启发。

 

至于要海外试管婴儿代怀要孩子,对性别选择上,我对男孩女孩没执念,但父母觉得,如果只能要一个孩子,希望要一个男孩,我也答应了。理由很简单:我做单身父亲的话,女孩到青春期也要顾及沟通问题,解决不好也会有阴影,对男孩来说,问题会少得多。

 

 

格鲁吉亚:没有多少金钱欲望的社会形态下试管婴儿代怀没有伤害

 

格鲁吉亚之前是苏联加盟国,苏联解体后,这里的时空好像停滞了。

 

它到现在依然还像是九十年代的苏联,到处都是苏联留下的遗迹。商业也有九十年代老国企的感觉,吃个东西可能要8拉里(按:格鲁吉亚货币,格语:ლარი,如果付100块,对方会嘟哝“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没有零钱,我现在还得去换钱”。他们大概真的停留在那个时代,商业气氛不浓,对钱的欲望没那么强烈,比较安逸。

 

我挺喜欢这个国家,每年都会来四次。

 

就对代孕观感来说,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一样,倾向于将这个事儿理解为“不孕不育”的解决办法。格鲁吉亚之前也有“禁止单身未婚代孕”的提案,但被民众否决了,他们认为婚姻是自由的。孕母初心是帮助别人,但钱也很重要。格鲁吉亚之类的欧洲国家人民不富裕,这也是给底层人民一个机会。他们生个孩子拿到钱了,也会介绍家人朋友来做代孕,这是人的本性。

 

新公司雇佣当地人,那边英语普及率比较低,他们会格鲁吉亚语和俄语。对当地来说,我属于“外资”,但这边和内地不同的是,他们相对开放,对当地员工数量没有严格要求,当然也没有外商优待政策。

 

有些代孕公司有投资人,他们会去泰国冠名酒吧,在北上广深CBD租大办公室,招聘很多销售人员。很符合大众眼里的高大上,但实际这些费用都会转嫁到客户身上。我没有找投资人,也没有花钱去做百度竞价让自己的网站容易搜到。按自己模式经营,尽可能让利给客户。初期通过网络获取客户,第一单来自天津,那时候我在国内休假,无意间聊起来,就很快就成了。现在我的客户不局限于中国大陆,也有澳洲白人、欧洲华人,非洲华人和日本华人。

 

 

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代妈:代怀孕是一种爱的传递

回顾一下您的第三方辅助孕经历,4年前,我第一次做第三方助孕,孕的是一对双胞胎,我和雇主开始时是在你们办公室通过你们的设备交流了将近一个小时,后来他们选我了。我知道你们开始找我和这对中国夫妻最终选我都是因为我自己的孩子就是双胞胎,我也很为自己自豪。

 

 

第二次是为一对中国夫妻第三方助孕一个男孩,移植了2次囊胚才成功。据我所知,这对夫妻没有孩子,为了要孩子他们奋斗了8年,能帮助他们满足心愿,我也挺开心的。

 

我的这二次第三方助孕拿到的钱都比普通的第三方助孕者要高。但我不会再第三方助孕了。年纪大了,同时也因为我们已经凑够了换房子的钱。

 

 

对于之前代怀孕生出的孩子,我们不是经常想,但是也会时不常的想起您第三方辅助孕的孩子,但我们知道这种思念是不能过度的,也不允许,有时候会想知道孩子们现在在哪呢,生活过得还好吗。只是这种念想必须很快打消掉,至少为什么,任何一个有母性的女性都能体会……

 

 

其实,我也爱我第三方助孕的孩子,他对我们这些D孕妈妈来说,也是一种传承,我们感觉很有价值很愉快。虽说我们的初始目的是为赢取相应的奖金报酬,我们会很遵守这种合作制度,积极配合孩子的交付,前提是我们能预知到孩子未来会过得很幸福,是的,前提一定是要平安幸福,这里我要着重说一句,如果我们有发现我们所提供第三方助孕的孩子,在交付后会受到伤害的话,比如被不法贩卖,被虐待,我们就算是倒贴钱也要是命保护孩子的,我们在与孩子的短暂的相处期间里,我们是爱这个孩子的,也期望孩子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也受到关爱。我希望这种爱,能传递下去。其实,在俄罗斯也存在不少助孕之后,生物父母因故甩手不要了,被我们助孕妈妈会自己留下,保护她/他,养育他成人的案例。呵呵,不开玩笑的说,我们俄罗斯人民,不管男女,都是很强悍的!

 

 

 

我们在养胎期间,看到肚子的孩子就如自己的骨肉一样,我可以抚摸我的肚子,说:“我的好孩子。”但我觉得这是别人的孩子,他不是我的,我明白我会把它交给别人,我和我爱人当时都是签了法律文件的。另外,当他们出生时,很明显他们是别人的孩子。我的孩子们生出来时很小,秃头,都一样。然而我第三方助孕的第二个宝宝出生时4公斤,看起来就像它的生物学父母。

 

 

 

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代怀孕中介:内地人和外籍华人的理念区别很明显

 

我的客户里有不少华人。相对来说,即便同根同种,内地人和外籍华人的理念区别也很明显。同是华人,理念大不同

 

有些内地人没有很强的法律意识,他们更看重身边的人什么结果。举例来说,现在泰国代孕已经不合法了,而且价格从30多万涨到60多万,但还是会有人选择去泰国。我跟他们说不合法,他们会说:“我知道不合法,但有朋友做成功了,所以我想试试。”事实上真的有咨询了我两年的人,因为嫌贵和怕被骗,然后选择了国内75万元的非法代孕中介,结果中介被抓,钱追不回来了。

 

 

海外客户包括海外华人,会很明确要保证安全性。当然他们身在海外,不管是从视野还是知识面上,都比内地华人,不说明智,但至少很理智,他们是知道在不合法的泰国,做泰国试管婴儿代怀求子,如果孕母代孕死了,根据泰国法律,需求方你不止赔钱还要入刑坐牢的;在格鲁吉亚,法律规定一旦孕母发生意外,要付医药费住院费、人工代孕的费用,另外5000美金补偿金,这是格鲁吉亚法律规定。这些内地人是不知道,也不管的。而海外华人面对出现任何事情,即使在最糟糕时也知道如何应对,并且处理问题的步骤都很明确。

 

不同国家对代孕的要求不同。如果在美国,客户和孕母是面对面“面试”;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供需市场,就不会问那么多。但我们会保障孕母的利益,明确肝炎等健康传染病信息,但不谈论性取向之类的私生活细节。

 

有些客户只想自己怎么省钱,或者多想要一个孩子。我会告诉他,一个热爱生命的人,会敬畏每一个生命,而不是因为热爱自己孩子而牺牲别人。我们热爱和敬畏生命,但经常遇到挑战人性的事。

 

作为海外试管婴儿代怀机构,我们认为我们自己是因为热爱和敬畏生命坚持做的这个行档,包括生殖专家在内,我们一致认为宝宝健康出生,是求子父母的最大幸事,也是我们工作人员的成功与成就。试管婴儿代怀是个双赢双丰收的事务。但经常遇到挑战人性的事”。比如,有些客户可能是HIV感染者,我们就必须向孕母讲明白:客户是HIV感染者,但病毒载量很低,达到安全级别,而且经过了“洗精”,可以安全代孕。但即使这种情况下,也必须向孕母多付10000美元。

 

有些客户就会问:“你要是不告诉她我有HIV,我就不用花这笔钱了吗?”他还质疑,“我去泰国或者国内中介咨询,人家都说不用多付钱,和普通客户一样,凭什么你多收钱?”

 

但捐卵者和供卵者也是人,她们需要帮助,孕母挣到的钱可以送孩子上大学;她们更需要保护,我要有职业操守,要给双方都谋福利,不能让他们失望。

 

这个行业挺特别。除了冻卵和第三代试管婴儿业务,代怀孕占了我们业务的70%。代怀孕客户除了彩虹群体,还有四十多岁想要二胎的,这是个多元化需求,和性取向无关。

 

通常情况下,海外代孕的异性恋夫妻,特别是高龄夫妇(多数在45岁-55岁),年龄是个大硬伤,一旦到了这个年龄,再好的试管婴儿技术,在成功率也并不是那么高的,虽然我们和试管婴儿医院生殖专家都在从多维度做优化,尽力提升成功的概率,会有奇迹发生,但不是常情。

 

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中介公司

 

他们胚胎质量通常不太好,往往是在国内做试管婴儿反复失败,才出国求助。客户签约的时候,比较单纯,以为很容易,觉得一次植入就成功。我会告诉他们道路是曲折的,坚持走下去才行。

 

有时候胚胎植入失败消息出来了,客户那边可能是晚上或睡觉了,我就得想怎么说才能让客户能接受,搞得自己睡不着,得吃褪黑素。

 

单身与同性:敢要孩子就要敢于面对生活。

在中国,单身父母或同志型父母算是新群体,数量很少,当然这里包括HIV。其实最大的挑战不是让客户成功晋升父母,而是帮他们成为一个合格的单身父母。我的内地单身父母客户虽然不多,但他们问题会更多。

 

比如他们怕孩子生出来受歧视,会倾向于用亚洲和国内卵子,因为他们会问:带一个外国孩子怎么跟社会交代?小孩在五岁之前没能力理解同性恋/异性恋和父母问题,这是个挑战。客户也会问我,以后怎么跟孩子解释?还有客户问我能不能建一个群,让父母们在一起讨论怎样教育孩子。别让孩子活在你编造的谎言里

 

遇到“怎么跟孩子解释”的问题,我都会建议他们实话实说。单身与同性求子,敢要孩子就要敢于面对生活与社会上一些异样目光。很多中国同志,尤其小城市同志,就窝在自己的舒适区,想对外展现出一种“结了婚又离婚”的假象欺骗孩子。但我受到的教育理念就是这样:每个生命都有权利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而不是一直活在你给他编造的谎言里。选择了代孕,就要先面对自己的选择,你连自己都面对不了,怎么带孩子呢?至于交流育儿问题,现在我自己也会读一些心理学的书,在考虑要不要考一个心理咨询师的证书之类的……

 

生了孩子还远远没有完事儿,但愿同志群体都能在阳光下生活,勇敢于面对生活。

 

医院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