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围产医学研究中心驻华联络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动态
因为对出国就医的前途未知与畏惧,选择国内地下DY,真的又省钱又省事吗?
最后更新:2022-09-30  作者:佚名   浏览:559次

结识20年的原会计事务所老同事,这个中秋节之后今年刚从莫斯科接回代孕出生的儿子后的专程登门来访公司。他来时拎了一堆礼品说,不好意思,节日过了,一直想过来跟你们聊聊,也想来登门感谢一下你们。只是最后一直忙于孩子的照顾,喜悦而又忙碌着。你知道的,孩子都一岁半,之前一直有疫情阻隔,这不,国内与俄罗斯刚适度放松中俄通航,我们就立马操办赴俄接娃去了。这近三年来,我们一起一路走来,我终究是修成“正果”,成功生下孩子了。你们辛苦了!

 

 

这回想位老同事第一次跟我在生育大计有结交是在一次用友智能生态合作伙伴峰会上。会后,我们有几位原来的老同事相遇,有人提议出去聚聚,喝点。后来在餐桌,有一位老哥说不能喝酒,他家的小棉袄特讨厌我老酒鬼的样子,这时我们这位我们称老陈的老注会师,听到这,几杯杯下肚,头脑一热就打开话匣子,他说人到中年不如狗啊,他儿子正值上初中,叛逆期,每天的父子关系像打仗,烦得要命,一直想要个闺女,一直都没要的。最近他老婆给他开了窍,说要不代一个吧。他说他们在这件事开始进军了。对此,我们全桌就有一半人也没有闺女的,对此很兴趣。都等着他介绍这方面的信息呢。

 

这个满脸胀红,笑靥似花又似傻,哈哈,感觉两眼恍惚,很神叨叨地向我们低声窃窃的说,他找到了一个国内地下机构,非常靠谱,他的朋友已经在那里抱到了孩子,全部下来只需要55万就够了,且又省去了出国的花费和时间。他说这家绝对可靠,他说他说到人家的信息资料,有图有声的,很多宝宝出生,别人都能成功,他肯定也没问题的。!其实此时此刻,他们都不知道我的公司在很多年前就开辟了有关辅助生殖业务通道。我对这个领域应该比他们当中任何人都了解吧。看着他的信心满满,并且我们得知他已经交了定金准备做了,就由衷地祝福他在国内这家实力强大的地下机构帮助下顺利成功

 

这次聚会之后,大概两天后,我估计他完全酒醒后,我给老陈直接打了电话,告诉他我正在做他正启动的生殖业务。电话我并没有向他推荐我们的业务,只是叮嘱他在试管婴儿及DY路上有几个关键注意事项要当心。不要踩坑。最后还得但愿他能一路顺风,成功抱娃。当时听完的叙述他很惊讶,然后也很感激,但他说,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了,只能接着往前走了。希望自己找的这家国内DY机构是个负责任的人,希望最后结果是乐观的。

 

在这之后,不到半年,由于一个CASE和他再次见面了,这次他是和他老婆一起来我公司的,这一次都没有跟我预约,说是跟我公司客服人员联系,客服人员说我最近一直在公司,也许是求子心切,也许是想“微服“造访一下,探个虚实?不管什么原因,我们既然是老交情老同事,因为多年虽然平时微信电话不断,但真实见面还是比较少的,我们交情很“微妙”,我能感受到他对我公司的事务,似信非信的,但来者是客,我就以老朋友的姿态真诚地接待了老陈夫妻俩。经过近1小时的攀谈后,他们终究还是向我们敞开心扉了(毕竟还有老交情的底子在):他们凄苦地告诉我,由于男方的精子不好,妻子辛辛苦苦促排取出的卵子全军覆没了。我不忍问他细节,但他交定金及促排交了二次款,总额是18万,他没有花预期的55万,但这18万全打水了。

 

虽是朋友,但如此重大而敏感的事情上仍然不适合和他说太多,初次会谈,我也只能机械性的阐述一下我公司的业务内容,然后给他们发了一些有关俄罗斯试管婴儿及俄罗斯DY的海外操作科普性视频。在交谈中主要是听他们在诉说,因为我担心自己主动表达的话不够客观,更担心被人认为另有所图。但相识二十年,我太知道他的不易,写这个东西也只是给迷茫的求子父母,如当年的老陈夫妇这类人群一些有益的思考与借鉴。

 

这次拜访之后,老陈一家经过近两月的考虑与合计,我们达成了合作,老陈在我们天德海外助孕机构开启俄罗斯DY试管婴儿求子之旅。其实,这里我是特别希望那个所谓的国内地下dy机构能站出来,解释一下这全军覆没后面的真相,解释一下问题出在哪里?回答我的以下疑问:

 

老陈老婆在莫斯科,经我们在莫斯科本土合作伙伴安娜喜孕DY机构的安排下,通过促排与取卵3,最终就有2个囊胚过了23对染色体检测。而她在国内取卵数量比她在莫斯科取的卵还多5个,那个地下机构向她解释说是由于精子质量不好导致了全部坏死掉,但男人一次排出的精子数量高达2500万以上,这个机构是没能力挑选更好的精子去受精还是做到客户能看到的取卵环节实际上就结束了?

 

 

另外,55万国内地下dy就肯定都能下来?老陈的媳妇今年46了,算是超高龄产妇了,这类怀孕困难户人群,55万,还包括给代孕出生的孩子弄到出生证明?生育是一件很有风险性的事情,后来老陈的女儿(可以免费性别筛查)经过我们在俄罗斯的本土合作伙伴安娜喜孕DY公司的安排下,在莫斯科出生时就是早产了一个多月,光住22天医院保温箱,费用花了1.5万人民币,这是算是很少的了。保温箱费用不高是因为天德海外在莫斯科请的是有医疗保险俄罗斯国籍的代妈作DY,政府负担了绝大部分费用。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查询一下国内公立和私立医院的新生儿保温箱一天多少钱吧!在国内地下,如果发生这些事情你觉得这些国内地下dy机构会自掏腰包来承担这些费用?估计他们不会这么说,他们应该是告诉客户说我们不可能让这些情况发生。很多时候国内地下dy机构确实没有这样机会发生,没有怀孕尝试,更别说真的着床怀上孩子了,因为做那个太费钱了,而且国内试管婴儿成功率(25-30%)是比较低的。所以,那些因国内地下dy引起有系列生育保障与救急事项是不存在的,所以客户根本不必担心考虑,是吧!说到这大家听明白了吗,我点破题直说了吧——根本就没给你移植,把代妈推进所谓实验室(实际在市郊租套民房或找个不起眼的小医院),做做样子再推出来,然后过一段通知你移植失败。后续的费用不要了,先挣你个定金与首付款就直接甩包了……什么都不用干,就挣走了你三之一的钱!

 

国内地下dy机构

 

在老陈与我们合作后,聊天中得知老陈媳妇在网上开个网店,后来我也数次去它店买了一些小孩可有可无的东西,这算不上给她多大的帮忙,只是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支持吧,或说引点流量吧。我知道他经营之艰难和不易。他们经过经过这次折腾不仅失去了18万真金白银而且是年龄又大了一岁。人到中年,工作上负压前行,生活方面上管老小管小,人生不易啊

 

我知道,吸引老陈一家做出最后决定的是国内这个机构的报价比我公司在莫斯科dy的花费要便宜。是的确实要便宜,便宜五分之一到五分之二。对有些人来说,报一个低价而快速拿走定金和首款应该是效率最高而风险最低的搞钱方式,但也夺走了一个女人有自己孩子的最后的努力和希望。

 

国内地下DY和俄罗斯代孕的成功率其实是没法比的,我相信不管是找国内地下dy机构的还是找到我们赴俄罗斯试管婴儿及dy求子,都是在国内四处求医问药折腾多年的。很好国内三甲医院都能没给你搞定,你就相信到了地下实验室能成功?我其实接触过不少我这个年龄段的求子女性,对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来说,可以负责地说,在国内地下做,成功率真的是太低了。

 

因为对出国就医的前途未知与畏惧,选择国内地下代孕,真的又省钱又省事吗?在国内,法律对dy一直是禁止与抵制的,从2021年 5月之后,国家相关部门更是对地下试管婴儿和dy行业严加管制与惩处。稍有过激就可能被认定是犯罪了。另外也听说俄罗斯杜马提出了禁止为外国人代孕的议案。老陈是一个曾经为求子所困最后幸运得脱的典型代表。这里我建议大家比较国内代孕的费用和俄罗斯及其他国家代孕费用时,不要被报价蒙蔽了双眼,不成功,花一分钱都是浪费!省十万也是徒劳。

 

 

医院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