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彼得洛夫孕产与生殖医学中心驻华联络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中国朋友找俄罗斯试管婴儿DY机构代怀,你知道代怀妈妈一家是怎么想的吗
最后更新:2021-02-26  作者:佚名   浏览:186次

关于俄罗斯DY机构

作为俄罗斯DY机构,我们对代妈的甄选是要求是很高,客观的说近几年我们自己也感觉越来越越严苛了。多年前,最早时期我们还没找律师,并且我也缺乏评估代怀父母与基因父母与代怀DY宝宝在法定关系上的处理经验以及如果孩子未能成功出生我们应当如果处理最后局面的指导方针。我们在做出决定接待海外客户赴俄罗斯试管婴儿DY求子前,我们需要花了很长时间研究Internet上有关代怀宝宝身份确立的法律指导与判案的信息。我担心如何正确地建立与未出生孩子的父母之间的关系,以免以后我们不被纠缠在未来可能出现“问题”中,当然这些问题一般不会出现。因为有一点我们是很自信的——俄罗斯试管婴儿技术过硬,成功率很高。我们虽然俄罗斯DY服务机构,但也是为人父母的,我们也不希望DY生出宝宝后被基因父母抛弃父母,不能让让dy代妈独自面对麻烦。后来我们意识到在我们自己无法做对所有事情前,通过先做好预案,请专业律师做流程照顾,完善合同规则,提高代妈甄选条件。全力打造一个“靠谱”的俄罗斯DY代理机构。

 

关于俄罗斯DY机构招聘代妈

俄罗斯DY代怀孕母亲必须在20至35岁之间,中等以上学历,已婚,并且至少有自己的一个孩子并且健康。必须得到我丈夫的书面同意才能参加代孕计划。做全体系的身体检查:如盆腔器官超声检查,艾滋病毒,梅毒,乙型和丙型肝炎的血液检查,心电图,宫腔及阴道检查等,通过系统检查后,我们有专业的团队还需要对俄罗斯DY代怀孕母亲进行心理测试,并与心理学专家进行了交谈,该心理学家对俄罗斯代妈参与该计划给出评价。所有测试都是免费为代妈完成的。另外,对于部分检测不合格的代妈应征者我们还支付了往返莫斯科的旅行费用。下面以最近刚代怀回家的蒙切戈尔斯克姑娘为例,以她的故事给朋友透露一下给你孩子提供肚皮的代妈在代怀过程是一种感受。零距离走过似妈非妈特殊人群的世界,让你对这种助人生育的行为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

 

 

关于俄罗斯DY代妈的心声

“我来自遥远的俄罗斯最西北的一个科拉半岛蒙切戈尔斯克地区,我家住在蒙切戈尔斯克西部的一个小镇上。我今年28岁,丈夫31岁,我们有两个孩子-六岁和四岁。我在一家小商店当推销员,我的丈夫是莫斯科的一名保安。我们这个小镇是在边境线不远,比邻欧洲国家美丽的芬兰,当然,我们这边自然环境也很美,不过芬兰很富足,我们却很贫困,虽然直线距离不到50公里。这个问题,我们做为渺小的小民现在还无法解决,我们希望我们伟大的普京大帝未来能给我们带来福音。”

 

由于这个整体经济条件都不太好直到目前,我们还和父母一起住在一间两居室的公寓里。当我祖母去世并留下公共公寓房间的遗物时,就有机会改善我们的生活条件。我们计划将公共公寓改成一居室公寓,然后和父母一起离开,但是没有钱可做:我的父母是养老金领取者,而我和我丈夫的生活是不能指望不了这点养老金帮衬的,因为数额确实不充足。

 

我很早就了解代孕,我在电视上看过几套节目。在这些程序中,有些人对代孕讲得很好,另一些人则是严厉的责骂。。然后我仍然想-那怎么了?这是个双赢的事,我自己也认识是一件功德的事。似乎每个人都是快乐与高兴的:父母,孩子,代孕母亲都快乐。我想成为代孕母亲。

 

当出现资金需求时,我想起了这些俄罗斯DY计划。我和丈夫分享了我的想法。起初,他强烈反对我这样做:他认为我必须与孩子的父亲发生性关系,然后将我的孩子交给陌生人。当我向他解释说一切都错了,我不必与孩子的父亲睡觉时,而且我愿意忍受并把别人的孩子送给别人时,他沉默了。我设法说服了他。我与母亲交谈后,她对我们的决定做出了镇定的反应: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自己无法生育孩子,那人生残缺的,如果她一生没有自己的孩子,那是不幸的……妈妈也是默认了。爸爸也很了解,我们唯一决定的就是不告诉其他任何人。我们的城市很小,每个人都认识。人都是不同的,有些人会理解,有些人则不会

 

全家人的意见统一后,我开始与俄罗斯DY机构取得联系,沟通助孕的流程、周期、补偿费用等问题。对,俄罗斯试管婴儿DY代妈的补偿费用是一种很敏感且很重要的问题,因为直接涉及到一笔大额的经济回报,是很诱人的。当然,在俄罗斯也不乏有在代怀出生后舍不得孩子,不要金钱补偿要收养孩子的个例,我自己对自己说,这类情况不要发生,我要理智,不过女人很多时候就很感性的,或说是一种神奇伟大的母性使然,会舍不得孩子,哎,谁让我们是女人呢。在给一对来自中国的客户代怀过程中,医疗方面的概况我都通过DY机构工作人员以及自己上网查询了解进行一个初级的全面认知,然在正式进入代怀减肥过程,有一点让我不太合意的是整个怀孕期都住在外面:我自己的小儿子那时才两岁半,我不想离开我的儿子。因此,我一直与其他同行代妈在莫斯科公寓同住,直到第25周为止,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这里集中接受观察与陪护(有代妈管理员照顾)。然后,当怀孕已经变得很明显时,我搬到了莫斯科一家妇产医院附近的一个套房里住(试管婴儿医院不接待分娩),套房也是为我们服务的这家俄罗斯DY机构提供的。快要分娩时,我去了诊所。

 

俄罗斯代孕妈妈

 

回到妇产医院,我签署了一份同意书,将孩子的父母记录在出生证明中作为父母。如果没有签名,我本可以为孩子注册的,因为最初生下孩子的女人被认为是母亲。但是我什至没有考虑这个选项。我去成为代孕母亲,是为了给人们机会成为父母并在经济上帮助他们的家庭,但是在这里-没有钱,别人的孩子在我的怀抱中。我为什么需要它?最初,我清楚地知道这个孩子不是我的,作为幼儿园老师,我被委托了一段时间,当时间到了,我必须把它交给我的合法父母。

 

关于合同和付款。我不是与父母达成协议,而是与俄罗斯DY机构中介公司达成协议。合同本身非常大,有30页以上的小字体,而且非常详细。每件事都被注明。我详细规定了我作为代孕母亲的职责,包括去看医生,服用药物和饮食,以及我必须一直保持联系等等。

 

此外,合同上还详细说明了各种情况:如果没有发生怀孕,是否被中断,是否早产,双胞胎等等。通常,所有内容都会写到最小的细节上:如何支付手机费用,或者我可以乘哪种交通工具前往莫斯科进行检查等。

 

合同还规定,我不可随意对外透露我收到的补偿金额(平均费用为70-100万卢布。-Ed。)。我只能补充说,我们收到了我们希望得到的钱:本金是在分娩后支付的,再加上怀孕期间每月要支付的食物费,约一万五千卢布。当分析确认我怀孕时,我收到了第一笔款项。俄罗斯DY费用中给我们的补偿金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笔巨款了,我们收到款是全家都很快乐。

 

俄罗斯代孕费用

 

一晃11个月过去了,整体来看,还是比较顺利的,在第9个月初时,我产出一个女婴,中国客户,一对近50的夫妇很是高兴。就我个人而言,我计划再次成为代孕母亲,如果我还能被接纳为该计划、合乎二次代孕要求的话。送人子女总是好的,对陌生人也是如此,能花钱带两个孩子总是福气的。

 

除了要找个靠谱DY机构,中国朋友赴俄罗斯试管婴儿DY代怀,你知道给你孩子提供肚皮的代妈一家是怎么想吗,了解一下代妈的境况,促进集体和谐,有利于试管婴儿DY宝宝顺利出生。

 

 

医院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