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拉科夫国家妇产围产医学研究中心驻华联络处
400-900-3185
当前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俄罗斯试管婴儿自助就医的疼点,多次折腾过终究找到救命稻草
最后更新:2019-10-22  作者:佚名   浏览:1441次

三年前,四对夫妻结伴闯俄罗斯自助就医,寻求俄罗斯DIY试管和带孕,当时觉得当地有些代孕公司比比助孕机构便宜,没选择助孕机构,而选择了至少三个当地的便宜的代孕公司,三年过去了,一个着床的没有。下面要介绍的是再次回头来到我们中的一对夫妻庞女士夫妇,经我们的专家操作,现已成功着床了。这里记录下他们的口述经历,也许能找到您的影子。生育大计,科学备孕,专业人士做专业总是高效的!

 

俄罗斯试管婴儿一次成功

 

谁都想一次成功,其实,都是钱的问题,毕竟普通工薪家庭要过日子,能省点就省点嘛,可没想到有些事……因小失大了” 庞女士说这句时很懊悔但也很无奈。

 

庞女士接着告诉我们,20152016年间,我们曾经两次顺利受孕,但胚胎不幸都很快生化、停育。由于无法精确地对原因作出定位,医生又提出免疫治疗等等各种广谱治疗方案,但这些方案又无不需要做更多的检查,常常因为解决一个小问题而带出更多更大的问题。

 

2017年,我们提出做试管婴儿,当年八月取卵,当月移植,与大多数患者一样,在国内先尝试做试管婴儿,在上海一家三甲医院做的,当时医院给采用的是第一代试管,即不采取囊胚筛查技术,直接用鲜胚移植,但胚胎着床后仍然是胎停育的结局。

 

接下来又重复做两次试管婴儿胚胎移植,胚胎甚至根本没有着床。在那段时间里,频繁就医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的主题,桌上病历袋的资料越堆越厚,要走的路越来越长,家里老人的忧思越来越急切,我们的心理压力越来越大,而永远看不到的终点越来越虚无缥缈。最关键的是院方医方除了说你的身体机能差外,也说不个其他的所以然来

 

2018年初夏,在经过一千多个不堪回首的求医日子后,我们终于认识到自己彻底陷入了泥潭:和很多大龄夫妇一样,我们的情况属于大病貌似没有,小问题始终不断,所以我们既抱有希望,不愿轻易放弃现在的就医路线,又不得不花费漫长的时间去逐项调整身体功能。但人体是如此复杂脆弱,特别是对于我们这些近四十的女人来说,生殖机能都普遍走下坡路,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有一个微小的环节出错,都可能影响最终的结局。

 

终究我们决定走带孕DY(第三方助孕)路线,据考究带孕DY很有保障,成功率很高,选带孕DY是最有效的求子方式了,当然也是最没有办法的的办法了。

 

因为自己要一直未能生育,所以多年来时常关注大龄高龄备孕、辅助生殖、试管婴儿、大龄带孕DY方面的知识,同时也加了好些高龄试管婴儿求子的社区或相关社交群。在群里姐妹们聊到试管婴儿时都是看好海外试管婴儿成功率高,特别是有一些国家能合法带孕DY,其中有俄罗斯、乌克兰、美国、还有说泰国的,不过我自己上网查询过,泰国好像不是合法的,在群里一来二去,就结实了一群我们相同情况的网友,也就是病友,然后就有人发起说结伴出国自助就医。据他们预算能省一半的费用。当时有很多助孕服务机构的报价都在52万以上。打定主意后,大伙就到处找攻略找医院,对了,当时我们最终确实下来的是赴俄罗斯自助就医,因为俄罗斯第三代试管婴儿成功率比美国只稍低一点,但国内消费比美国低很多,整体性价比好。

 

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划以及办理手续,终究我们两个上海人夫妇与两江苏一女单一男单一同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飞往莫斯科。出发时大伙都满怀期待,心情激动得不行,好像就能看到一年后抱娃回国的喜悦情景。

 

俄罗斯带孕DY自助就医

 

飞机落地那一刻,心情立马沉静下来了,俄罗斯人真的像我们印象中那样生冷,走路站姿都是那么随意散慢,个人认为不够商务或素养。让人感觉做事不怎么用心似(当然只是我的第一印象,也许是假象)

 

俄罗斯带孕DY自助就医历程(上篇)

 

俄罗斯带孕DY自助就医,首先一落地就是按攻略找地接,地接帮你翻译,引导你的吃住行,地接其实就是 “黄牛”,但火车站里票贩一样,在异国土地,什么服务都得听他们的安排,要不然,中途就立马让卡壳,他们黑你钱都不会不哄你捧你的,没有中国奸商的陪脸笑,有的是冷脸孔——爱要不要,服务质量你可想而知,中间服务费倒是黑了不少。

 

接下来就是就医,在俄罗斯进行代孕,按地接的翻译介绍必须有下列医学症状之一才能进行:子宫缺失丶子宫腔或子宫颈畸形丶宫腔粘连丶身体疾病显示不能生育的丶经试管移植高质量的胚胎后仍然习惯性流产。这类型,我们还算都基本符合。只是我们网上找的医院,对国内检查一概不认,一切重新做。我们当时认为是负责任的表现,只是费用不比国内少。

 

据地接当时说,俄罗斯代孕可以不需要结婚证,但单身女性可以,单身男性不行。有结婚证的女性,孩子出生后3天内办理出生证。没有结婚证的女性,需要通过法院证明孩子是准妈妈的,可能需要等2-3个月(时间有可能更短或更长),需要做DNA鉴定。如果不需要代妈,而是自己移植的单身女性就很简单,只需呆一个月左右。这些地接不管,也搞不了,如果请求周旋,他们也是转给其他助孕服务机构,中间再捞一把,费用接费用……

 

有些时候,我们想绕过中介想找医院交涉男单女单带孕DY问题时,得到的回复还是俄罗斯对单身男性代孕非常不友好,基本可以理解不能。后来听说以往客户也有一些单身男性通过携带女伴解决了该问题,或可以通过当地提供女伴服务的中介机构来规避这些问题。不过当时我们没有中介也没有找到女伴,第一个男单当时就有点想打退堂鼓了。

 

之后在俄罗斯找取我们预定的医院,也按计划走流程,经历一年多的试管周期下来,我们三行的三人(其中一男单刚来几天就回去了)终究还是没能成功抱娃,告知说是基本上都是移植失败,到现都还不知为何,有些着不了床,有些着床几天就停育了,现在我们有时都怀疑,他们有没有做移植操作……手术时我们都是看不见,也没多大知觉的!也或者中间找的翻译人员给我们瞎翻译,误导我们了……总之似懂非懂的都往下走流程。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我们有一个同伴还去过两次,取卵移植(我一年后就告知要休养一段时间,就没再赴俄了)都没有成功。一晃三年了,四人同行。终究一场空。

 

俄罗斯带孕DY助孕机构一站式服务,一次成功

 

这次自助就医让我们很痛心,很失望,但是我求子之心却怎么也消除不了,不管怎么着,年龄越大,越想要孩子,每次坐地铁,有大人抱小孩时,小孩背过身来,伸出小手向你晃动时,我总忍不住要去握握小孩子的小白胖手,那种触碰,感觉甜到心里了,可也酸到心里了——好想有自己的孩子呀。

今年年初,我和我老公再次商量要做带孕DY求子,不过这次我们不再侥幸逞能了,我们要找助孕机构做周全计划,给个全方位服务,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做是最高效的。

 

然后,我们开始在网站寻找俄罗斯带孕DY助孕服务机构,最初我们曾通过微信接触过两家赴美中介,但沟通之后我们得到的多半是高度程式化的解释,对我们十分关心的很多具体问题,具体工作人员既不够专业,也无法迅速站在客户的视角提供个体性的方案。由于非常偶然的机会,我们在网上看到一家名叫“天德海外”的俄罗斯生殖医学中介机构,后经查实为俄罗斯彼得洛夫医院生殖中心驻华代表处。本着“广种薄收”的想法,我们直接去了这家机构在北京的总部,接待我们的是他们国内管理团队的负责人,一位四十来岁,十分健谈的中年人,后来,我们和所有的客户一样,称他为“小冷总”。

 

俄罗斯试管婴儿医院

 

小冷总和他的同事们在认真听取我们的情况介绍之后,大概只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说服了我们当即签约俄罗斯代孕。我们人到中年,也有相当的阅历,但感到这个中介团队颇有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第一、这是个精干、高效的团队,我们直接面对负责人,没有其他大机构的层层导向,绕过一切不专业的、特别是多余的环节。

 

第二、他们展示了俄罗斯合作医院的资质和声誉,阐明了俄罗斯生殖医学发达的原因和比较优势。

 

第三、小冷总和他的助手对整个求医进程可能涉及的各种细节,包括医学问题和双方在法律上的权责都十分熟悉,对我们提出的大大小小的问题都能够一一给出精确、务实的答复,而语言的精确往往是思维严密、做事专业的表现;尽管有些回答在急需精神安慰的客户听来,相当冷峻,比如大家普遍最关心的试管婴儿促排卵、囊胚培育的成功率问题,他们没有任何虚幻的承诺,并且他们还指导你,如果万一项目失败,接下来要怎么立即采取补救或者最大限度减少损失的措施。(PS:这一点其他代孕公司及相关机构都是绝口不提的,他们只是一味吹嘘没问题,实际是有问题的,科技也不是万能),我们久病成医,一听就明白,这才是最接近现实生活的回答,我们愿意信任这种头脑清醒、专业务实的中介。我们希望是非常客观且实现地看待问题,真实有效地认知事务的未来发展景象,然后做出选择,成功的可能性更大,处理事务更高效。

 

第四,他们的团队在第一时间就给出了详细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帮助我们分析了各种方案的利弊,用当下大家熟悉的话讲,让我们对方案的“可操作性”有信心,而对所有的求医者来说,在理性的基础上重建信心是最为重要的。

 

最后,还有一个相当感性的、甚至私人化的原因:在国内很少能遇到这样富有人文关怀的中介,这个团队具有相当高的文化修养和亲和力,他们不是单纯的“在商言商”,而是把辅助就医作为一件高尚的事业来做——送人子女,德功无量!

 

另外,在与带孕服务机构天德海外交流的过程中,一个很细节很引起了我的关注,这就是你发现这里的员工都热爱家庭和孩子,他们不仅大都是“二宝爸妈”,从无意谈话中途他们接听到孩子来电,通过通话交谈中,几秒钟的气场都感受到他们自己的子女教育得很好,一个个都是很阳光,很礼貌,很理智的少年儿童 . 俄罗斯带孕DY,k+31点燃“为人父母“的希望!请见下篇>> 俄罗斯带孕DY成功抱娃

 

医院环境